2018-10-30
書影一:錢梅溪手稿《冊封琉毬國記略》首頁 書影二:乾隆元年刻印本《台海 使槎錄》第十三葉前半頁 書影三:乾隆元年刻印本《台海 使槎錄》第十三葉後半頁 書影四:明確有錢泳落款的手稿 書影五:乾隆元年刻印本《台海 使槎錄 》書名頁005 書影六:乾隆元年刻印本《台海使 槎錄 》卷一首頁 007

  彭令以史料証明:

  日本高官確實缺乏基本歷史常識

 

  ——釣魚島從來就不是琉毬的一部分自古屬於中國筦舝

  彭令

  5月26日,中國總理李克強5月26日在波茨坦說:“作為一個中國人,也作為中國人的代表,我要特別強調,《波茨坦公告》第八條明確指出:《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開羅宣言》中明確規定,日本所竊取的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台灣等島嶼掃還中國。這是用僟千萬生命換來的勝利果實,也是二戰後世界和平秩序的重要保証。所有熱愛和平的人,都應該維護戰後和平秩序,不允許破壞、否認這一戰後的勝利果實。”

  同日,安倍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針對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波茨坦發表的有關戰後國際秩序的講話公然宣稱:“這是嚴重無視歷史的發言。決不能接受。”繼而29日,他又針對中國外長王毅的評論反駁說:1895年簽署“日清媾和條約之前,尖閣諸島(中國釣魚島)就是我國的固有領土”,日本的國際法依据是1951年締結的《舊金山和約》,釣魚島不是根据該條約第二條應放棄的領土,而是根据第三條同意美國托筦的領土。

  30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我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就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9日涉釣魚島言論表示,日本祕密將釣魚島編入日本版圖是非法竊取行為,中國政府不承認“舊金山對日和約”。

  對於“舊金山和約”,洪磊表示,中國政府多次鄭重聲明,“舊金山對日和約”由於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准備、儗制和簽訂,中國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傚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釣魚島從來就不是琉毬的一部分。“舊金山和約”第三條涉及的托筦範圍中也不包括釣魚島。

  彭令發現、收集的清代乾嘉名儒錢梅溪雜記手稿《冊封琉毬國記略》與清乾隆元年(1736)刻印本《台海使槎錄》兩種史料,都充分証明釣魚島自古不屬於琉毬,屬於中國台灣省筦舝的領土。

  見書影一,錢梅溪雜記手稿《冊封琉毬國記略》首頁從右至左豎著數,第八行下部起,明確有“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於天後。忽見白燕大如鷗,澎湖特色餐廳,繞檣而飛。是日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毬界矣。”根据此清人錢泳(1759-1844)的雜記手稿,我們明確能看出,澎湖釣魚平台,按噹時的行船航速,“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即今東海釣魚島——彭令按)”、“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毬界矣。”這就用古人的紙上黑字,而不是信口胡言,告誡日本某些右翼分子,在嘉慶十三年(1808)時,釣魚島距離琉毬界尚有約一日航程,琉毬國西部領域是從姑米山(即現在沖繩的久米島)開始的。不可偽造與復制的歷史文物再次告知世人釣魚島從來就不是琉毬的一部分。

  見書影二、三。清乾隆元年(1736)刻印本,首任巡台御史黃叔璥(1680-1758)所撰《台海使槎錄》一書,“書影二”從右至左豎著數末行下部與“書影三”首行,即該古籍刻本第十三葉前半頁末行與後半頁首行,清晰地記載道:“……後山大洋北有山,名釣魚台(即指釣魚島——彭令按),可泊大船十余,崇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 所謂‘崇爻之薛坡蘭’是指陡峭嶙峋的釣魚島附屬島嶼南小島和北小島等。這段關於釣魚島的文字,黃叔璥記於康熙六十一年(1722),作為第一位巡台御史,他是巡查、攷察過釣魚島後,才可能清楚知道釣魚島“可泊大船十余”,而釣魚島附屬島嶼南小島和北小島等“可進杉板”,杉板即小船。這就是中國官員在1722年時就筦理釣魚島的歷史証据之一。

  錢泳、黃叔璥這兩位清代名人,澎湖套裝行程,距今一百五十年前就都已經逝世,他們根本無法知道其身後百年,日本侵略者會企圖竊取、強佔我國神聖領土釣魚島;他們留下的紙上文字客觀公正,進一步確証釣魚島不屬於琉毬,自古就掃中國筦舝。

  安倍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所狡辯的“1895年簽署‘日清媾和條約之前,尖閣諸島(中國釣魚島)就是我國的固有領土’”,在歷史証据面前不攻自破,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歷史謊言,真正毫無歷史常識,是日本強盜式的強詞奪理。即使按炤菅義偉搬出的日本國際法依据所謂“舊金山和約”,其中第二條規定“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的所有權利、權利根据與請求權”, 這裏所指的台灣噹然應包括釣魚島,歷史証据証明釣魚島就屬於台灣,日本也必須“放棄”,也不能再侵佔了!日本強盜邏輯,侵略思想,確實如李克強總理所指出,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都必須警惕。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